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孙玉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陶勤:当代丝路文明背景下的国际女性艺术家创作群像——以北京双年展参展女性艺术家为例

2020-04-28 16:45:11 来源: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作者:
A-A+

Qw2x2ZWU6fQATdaAyOeWsRaGFrHSCxs0DGuLbzyV.jpg

2018年10月16日,“丝路艺蕴——中欧女性艺术交流展”学术论坛现场

2ENOBcT40yMJVuelNChWuqv1GudefW6A09IuPg9F.jpg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副秘书长、巡视员陶勤受邀提交论文并作重点发言

  引子

  Introduction

  1971年,美国艺术史家、女性主义艺术研究先驱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的论文《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在国际艺术评论界曾引起轰动。她在论文中尖锐地指出,不管女性艺术家多么天才,多么勤奋,在现有的制度构成和社会分工条件下,女性艺术家大多始终无法获得和男性同行类似的艺术成就。而“伟大”艺术家标准的建立,也都是从西方白人男性的视角出发的。不仅如此,由于建立艺术史的白人男性都属于精英阶级,艺术史只对少数知识分子开放。这篇文章成为当代女性主义艺术研究的基石,诺克林也因此成为当代艺术史最重要的书写者之一,她对女性主义艺术的推动是决定性的:将女性主义纳入了现当代艺术史的研究、教学以及公共展示的范畴,打破了艺术界的男性话语一元论霸权。

SwxokFxPmJcPmCisV2qRUzFuEO5pUHM3RGvyXo47.jpg

女性主义艺术研究先驱琳达·诺克林(美国)

(Linda Nochlin)(USA)

  诺克林发出具有历史意义的诘问已经将近半个世纪,近50年来,被写入当代美术史的女性艺术家仍是寥寥,可与之前的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索芳妮斯贝·安古索拉、艺术史认可的第一位杰出的女性艺术家意大利巴洛克风格的阿特米西亚·真蒂莱斯基、印象派的法国女艺术家贝尔特·莫里索、野兽派的法国的玛丽·洛朗桑、美国的玛丽·卡萨特、墨西哥的弗里达·卡罗、德国的柯勒惠支等比肩的,仅有法国的路易斯·布尔乔亚、美国的乔治亚·欧姬芙、南非的马琳·杜马斯、日本的草间弥生、南斯拉夫的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等少数女性艺术家,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整体意义上的女性艺术家群体,却是随着女性在整个当代政治、文化、经济、教育中的不断崛起和不俗表现,不断壮大着,无论在创作还是美术史论领域,不仅超过以往历史规模,还为将来能够不断出现“伟大”的女性艺术家做了深耕储备。因此本文涉及的重点研究对象不是“伟大”与否的女性艺术家个体,而是以北京双年展尤其是第七届北京双年展参展女性艺术家群体为例,“描绘”“管窥”当代丝路文明背景下的国际女性艺术家创作“群像”。

2Xsv9lf8qbo94BFnh0BPX5jMOhGn6KDbereZ0nry.jpg

SDvWCB8MJxG3bcRRd4p3JYGcCQy2wxbHb5fSCoix.jpg

zX1icsdvse82b0KTGaesnQWoNcCPICybYKWqn7RY.jpg

mHgDnTdTYH97NIvLKpk8x1RmAD4X5Nzm4w6kM3zi.jpg

  一、北京双年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展女性艺术家概况:

  I. Overview of the participating women artists from the countries along the "The Belt and Road" in the Beijing Biennale

  “一带一路”构想提出并真正实施虽然刚满5年,但这个概念下实质意义上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互通共融一直存在,从未停歇,2017年,新丝路的勾画进程与第七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简称:北京双年展)的学术策划实现了一次历史性的完美呼应:北京双年展的参展国家破百达到102个,其中也包括了近60个”一带一路“国家,成为世界上参与国家最多的国际美术平台,也可以说是丝路沿线国家参与热度最高的美术展览。由中国文联、北京市政府和中国美协共同打造,2003年创办的北京双年展这个以绘画与雕塑艺术的当代性为主要展示内容的国际美术聚合展示平台,也是在15年不间断成功打造的基础上,才能在2017年举办第七届时,从艺术角度实施了一次与“丝路文明”具体的、立体的、一蹴而就的成功呼应,第七届北京双年展的主题即为:丝路与世界文明。从视觉艺术主要是绘画和雕塑的角度呈现“一带一路”时空画卷,探寻人类文明交融的脉络,展示文明交汇的成果,续写世界文明融合发展的新篇章。

  虽然北京双年展不是专为女性艺术家设立,但从创办的那一刻开始,就与国际女性艺术,尤其是当代国际女性绘画与雕塑艺术互为关联,某种程度上来说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该展已经成为从事绘画与雕塑艺术的国际女性美术家们首选的固定展示平台。各国当代女性艺术家在前七届北京双年展中合计的参展比重近半:一千多位艺术家,接近两千件作品,涉及绘画、雕塑、装置、影像、艺术史研究等各个门类。以第七届为例,在来自各参展国的500多位艺术家中,女艺术家达到169位,其中中国女艺术家57位,而来自孟加拉国、白俄罗斯、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捷克、埃及、格鲁吉亚、希腊、匈牙利、印度等33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女性艺术家达72位,此外还有40多位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女性艺术家也进行了有关丝路文明的主题创作。在102个参展国家中,有女性艺术家参与的国家达到了来自全球各大洲的57个,超过整个参展国家阵营的半壁江山。从这些简单的数字可以很直观的反映出各国女性艺术家在北京双年展这个平台上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当然,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证明了北京双年展这个超大体量学术展示平台对于国际女性艺术家们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二、在当代丝路文明背景下,参展北京双年展的中国女性艺术家们,正是中国当代女美术家群体的一个颇具代表意义的缩影。

  II. In the context of contemporary Silk Road civilization, those Chinese female artists participating in the Beijing Biennale are a representative epitome of Chinese contemporary female artist group

  以“丝路与世界文明”为主题的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为例,参展的女性艺术家数量基本是中国参展艺术家总量的三分之一,这也大概是历届北京双年展呈现的比较稳定的一个比重,与中国当前女性美术家群体在美术圈中的数量比重基本一致。从具体的门类体裁、风格流派、身份年龄来看,涵盖国画、油画、版画、漆画、水彩、综合材料绘画、雕塑、装置等各个门类,写实具象或写意抽象均顾,老中青各个年龄段全覆盖,高校教师、画院画家或自由艺术家兼有,这近60位的女性美术家,完全可以看作是中国当代女美术家群体的一个缩影,她们代表了女美术家们艺术实践的方方面面,具体到与当代丝路文明或者说与“丝路与世界文明”主题的关联性,也是涵盖了有关丝路历史典故、“一带一路”规划、丝路沿线风貌等等,可以说是对于古今丝路文明重点信息全覆盖的艺术化视觉呈现。

  90后的年轻一代国画家马晨光,将中国重彩画与波斯细密画结合,以组画《采微》将丝路明珠中亚地区的民俗与民族歌舞同中国少数民族傣族歌舞场景同时展现,形式新颖,和而不同。80后国画家焦洋的作品《指南针与航海》采用传统工笔重彩的形式,以图绘史、以史为据,表现海上丝绸之路承载的厚重历史和文明积淀,另一位80后的国画家孙绿绿也是选择了“海丝”题材,以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福建泉州港为切入点。漆画家张玉惠的作品《海路》同样也是选择了将泉州港作为创作对象,不同的是选取当地惠安女的传统商贸往来为表现内容。《大梦丝路》作者唐晓丽也是80后的国画家,与两位表现海丝的同行不同的是,她的作品是打破时空界限后对于陆上丝路的全景式展现。

r4LWGZ0aTeDx6hFs3hQ4bBQcXkdOb9QUywDkFcya.jpg

马晨光(中国)Ma Chenguang(China)

采微 / 2016 / 中国画·纸本岩彩 /

43厘米×38厘米×9

A Collection of Subtle Beauties / 2016 / mineral color on paper / 43cm×38cm×9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oQkzzoB8h39Ic0y20g6XFuK795mN8ftbrtDmKYmH.jpg

焦洋(中国)Jiao Yang(China)

指南针与航海 / 2016 / 中国画·工笔重彩 / 510厘米×380厘米

Compass and Navigation / 2016 / gongbi with heavy color / 510cm×38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ULQsLSsVlUcSOiSgZrGPuUJcac2l7NsKkApUdFkq.jpg

孙绿绿(中国)Sun Lülü(China)

海云霞绕刺桐 / 2016 / 中国画·纸本工笔 / 230厘米×300厘米

Rosy Clouds over Citong City / 2016 / gongbi on paper / 230cm×3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q1NSm1b43zv47jniB1Uc9TVp50ItsIqDXzJkDHbd.jpg

张玉惠(中国)Zhang Yuhui(China)

海路 / 2016 / 漆画 / 180厘米×180厘米

The Maritime Silk Road / 2016 / lacquer painting / 180cm×18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f7Ft1GmvWKGqihQC935v62KfvbG8a4D4oFZgEsMi.jpg

唐晓丽(中国)Tang Xiaoli(China)

大梦丝路 / 2016 / 中国画·纸本设色 / 180厘米×400厘米

A Great Dream onthe Silk Road / 2016 / ink and color on paper / 180cm×4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wUR7pGV3jta2tejKiXdzGdHUTVopNzIdli0yBZPh.jpg

刘蕊(中国)Liu Rui(China)

丝路梦 1 / 2012 / 中国画·纸本岩彩 / 190厘米×100厘米

Dream of the Silk Road 1 / 2012 / mineral color on paper /190cm×1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70后国画家刘蕊用传统壁画及岩彩画技法创作的《丝路梦1》,致敬敦煌壁画、丝路艺术,将个人“梦境”与传统视觉艺术完美结合,徐晓伟的写意油画表现的是沙漠绿洲敦煌月牙泉。马悦的工笔重彩国画作品则表现的是草原丝路上的传统体育赛事,同样选取此题材的还有张亮的综合材料绘画《草原丝路·幸福乐园》,青年雕塑家邓柯也是草原丝路赛马节这个视角。60后的国画家潘缨用比较当代的抽象水墨语言“再现”丝路上的重要文化遗产巴米扬大佛;年轻国画家沈香吟以单色水墨将丝路的视觉标志——“朝圣之旅”的驼队置于亘古天地之间。50后擅长人物画的国画家孙玉敏以《哥伦布的海上之梦》向世界航海事业的先驱致敬,以线描加淡墨淡彩的形式为哥伦布造像。国画家王仁华同样也是50后,也是擅人物,参展作品《古灯今照》以中国古代仕女入手,突出中外历史器物、碑帖壁画等属于丝路文明范畴的典型元素。油画名家闫平以她近年不断呈现的中国传统戏曲元素,点题丝路沿线多样鲜活的传统文化生态。

CKv02UqsNYPsog9d56squyjtEqXW1zZbAdlY5O1o.jpg

徐晓伟(中国)Xu Xiaowei(China)

月牙丝路梦 / 2013 / 布面油画 / 120厘米×150厘米

Dream above the Crescent Moon Spring / 2013 / oil on canvas / 120cm×15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t8Z43koqSSOEczd3NL4j53T5zRptwv9FkMxpHwLD.jpg

马悦(中国)Ma Yue(China)

吉祥草原—达茂旗的节日之三 / 2016 /中国画·工笔重彩 / 270厘米×170厘米

Auspicious Grassland- the Festival of the Damao Banner 3 / 2016 / gongbi with heavy color / 270cm×17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张亮(中国)Zhang Liang(China)

草原丝路·幸福乐园 / 2013 / 综合材料绘画 / 240厘米×200厘米

The Grassland Silk Road: a Happy Paradise / 2013 / mixed media painting / 240cm×2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IsfIrAE26gWq209HgYhR04EcqwS8vURnQ1zrhgjK.jpg

邓柯(中国)Deng Ke(China)

民族系列 · 赛马节 / 2016 / 雕塑:青铜 / 100厘米×200厘米×80厘米

The Minzu Series: the Horse Racing Festival / 2016 / sculpture: bronze / 100cm×200cm×8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pzBz45610POpqpRVcoBZLeF0Kug0LiVNE1WqpQTv.jpg

潘缨(中国)Pan Ying(China)

巴米扬大佛 / 2017 / 中国画·纸本水墨 / 190厘米×110厘米

Buddha of Bamyan /2017 / ink on paper / 190cm×11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沈香吟(中国)ShenXiangyin(China)

朝圣之旅 / 2016 / 中国画·纸本水墨 / 248厘米×128厘米

Pilgrimage / 2016 / ink on paper / 248cm×128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uB1wRPV9DIgM0uvuouGFan7EaVqiKss4J835wEDp.jpg

孙玉敏(中国)Sun Yumin(China)

哥伦布的海上之梦 / 2014 / 中国画·纸本工笔 / 144厘米×75厘米

The Navigation Dream of Columbus / 2014 / gongbi on paper / 144cm×75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王仁华(中国)Wang Renhua(China)

古灯今照 / 2016 / 中国画·纸本工笔 / 137厘米×73厘米

An Ancient Lamp Shining in Today / 2016 / gongbi on paper / 137cm×73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SxvZYwttBIZA9jV9a0BcAGTqVHZXzttek43XuN29.jpg

闫平(中国)Yan Ping(China)

在他乡 / 2016 / 布面油画 /

180厘米×200厘米

Far from Home / 2016 / oil on canvas / 180cm×2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80后油画家胡美雪的作品是将丝绸之路最关键的关键词“丝绸”与自己的自画像结合,借鉴中国工笔画元素,以西方古典油画技法将刺绣、家具、服饰等中国传统元素一并写实呈现。向洋的国画《高棉的微笑》表现吴哥窟,版画家任慧慧的木版套色作品《西歌行之三》则重在表现古代丝路起点“长安”的历史建筑遗存。

胡美雪(中国)Hu Meixue(China)

含苞待放 / 2016 / 布面油画 / 180厘米×90厘米

Waiting to Blossom / 2016 / oil on canvas / 180cm×9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KkVATCgnVClbrZd01vJ2UkWEGWkFYRC5EDM0N886.jpg

向洋(中国)Xiang Yang(China)

高棉的微笑 / 2016 / 中国画·纸本设色 / 238厘米×179厘米

The Smile of the Khmer / 2014 / ink and color on paper / 238cm×179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任慧慧(中国)Ren Huihui(China)

西歌行之三 / 2015 / 木版套色 / 120厘米×150厘米/ 43厘米×38厘米×9

The Chanting Poetry to the West 3 / 2015 / colored woodcut / 120cm×15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王树琴的综合材料绘画《残碑系列之十二》关联丝路考古,张国云则以金属纤维替代蛋白质纤维,创作“软雕塑”纤维艺术作品《长城》,象征丝路文明的渊长与不朽。雕塑家李静借用中国传统皮影戏元素和景泰蓝技艺创作了《旦》,吴芯琳的《行走的路上》则再现了丝路上的那些有名或无名的取经人,于金雁的雕塑《丝路·同路人》为曾经或正行走在丝路上古往今来数不胜数的不同国家和民族的“同路人”造像,邱爱艳的书籍装置《刺字—金刚经》以一条条棉线和用棉线刺绣出来的笔画,代指关于丝路的条条路径,郑闻卿的装置具有同样的代指意义,选用的材料则是玻璃管和钢。

王树琴(中国)Wang Shuqin(China)

残碑系列之十二 / 2013 / 综合材料 / 200厘米×240厘米

The Remnant Steles Series 12 / 2013 / mixed media / 200cm×24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HyJakjHBV6hcYvA2peDgYvUFFCwIJuJ4fMGVxHoA.jpg

张国云(中国)Zhang Guoyun(China)

长城 / 2016 / 纤维艺术 / 55厘米×235厘米

The Great Wall / 2016 / fiber art / 55cm×235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lgCNHnRevCJS4EwwaYzSGHOUO1FTZFTGbgeHevKR.jpg

李静(中国)Li Jing(China)

旦 / 2014 / 雕塑:景泰蓝、镜面不锈钢 / 90厘米×80厘米×45厘米

Heroine in Chinese Operas / 2014 / sculptures: cloisonne, mirror-like stainless steel / 90cm×80cm×45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P2pTMeIXfBi07XVVteUkBgV1XjR54tpE3d5fjMct.jpg

吴芯琳(中国)Wu Xinlin(China)

行走的路上 / 2016 / 雕塑:石膏上色 / 100厘米×100厘米×40厘米

Walking on the Way / 2016 / sculpture: colored plaster / 100cm×100cm×4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sPShjUZeOyws97lfxW42kgbSi95baFeU0DKvz1ak.jpg

于金雁(中国)Yu Jinyan(China)

丝路·同路人 / 2016 / 雕塑:不锈钢 / 200厘米×210厘米×140厘米

The Silk Road: Fellow Travellers / 2016 / sculpture: stainless steel / 200cm×210cm×14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0SPjBq2eCcZlc4UFTztVKCDDxldx4sIxtYrFFkOX.jpg

邱爱艳(中国)Qiu Aiyan(China)

刺字— 金刚经 / 2012- 2013 / 书籍装置:棉布、棉线刺绣 / 43厘米×78厘米

Embroidery Characters—the Diamond Sutra / 2012-2013 / book installation: cotton cloth, embroidery with cotton threads / 43cm×78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KO09Trg8lI1P9TXIjS4CNlejAweb31tZnls16jfJ.jpg

郑闻卿(中国)Zheng Wenqing(China)

透明的声音 1 / 2016 / 装置:玻璃、钢 / 61厘米×28厘米×90厘米

The Transparent Sound 1 / 2016 / installation: glass, steel / 61cm×28cm×90cm

  三、当代丝路文明背景下,北京双年展上的国际女性艺术家创作群像:

  III.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contemporary silk road civilization, the creations by international female artist at the Beijing Biennale

  北京双年展的国际女性参展艺术家,既有来自发达国家的,也有很多来自发展中国家,其中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一带一路”沿线有女性艺术家参展的国家是孟加拉国、白俄罗斯、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捷克、埃及、格鲁吉亚、希腊、匈牙利、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以色列、意大利、拉脱维亚、黎巴嫩、蒙古国、黑山、缅甸、尼泊尔、巴基斯坦、菲律宾、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塞尔维亚、斯洛文尼亚、叙利亚、泰国、土耳其、乌克兰、阿联酋、越南等33个国家(历届北京双年展丝路沿线有女性艺术家参展的国家合计是40多个,入选的国家占比很高),另有奥地利、巴西、加拿大、法国、墨西哥、摩纳哥、新西兰、英国、美国等十几个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贡献了丝路主题的作品,各国艺术家具体到与丝路文明的呼应,从绘画、雕塑、装置到影像、摄影作品,与前文所述中国女性艺术家的同主题参展作品相比,题材、手法和视觉呈现都是完全不同的,这也是历届北京双年展展览现场能呈现强大观感魅力的原因所在,几百位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在同一主题下面,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用各自不同的观念语言去表达,在同一场域里面通过世界当代艺术的“检阅式”集中展现,产生异彩纷呈、妙不可言的艺术对比效果,很少有展览能达到这样量级的视觉效果,而同时有如此多的国际女性艺术家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女艺术家亮相,更是绝无仅有:

  阿根廷蕾妮·莫妮卡·拉各斯的布面丙烯作品《承诺的天空》讲述了关于穿越丝绸之路的故事:不同地域的有形商品和无形的知识历史上曾经在传统丝路上得以交换,而中国近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延续了古丝路的荣光且惠及普罗大众。奥地利伊娃·M·帕尔的布面油画《旅行者》借助木刻版画语言和电子屏幕显像原理,通过巧妙运用平行且粗细不均匀的竖线来“显影”、描绘历史上推动丝路文明的典型人物。孟加拉国的纳比拉·纳比将甘姆萨绸、黄麻、毛线等不同的传统面料混合起来,进行挂毯创作,用纤维艺术表现丝路文明。白俄罗斯伊洛娜·库索布的布面综合作品《记得你》充满中国水墨画的趣味,借鉴了中国传统绘画的语汇,将铅笔、水墨、油画等多种材质相融合,传递出一位西方画家眼中的东方韵味以及希冀东西文化通过丝路等渠道产生美好交融的想望。

TBcLuusZkiTv32KfEZQQnUrJRoPqjY7Xc73MNDm0.jpg

蕾妮·莫妮卡·拉各斯(阿根廷)

Renée Monica Lagos(Argentina)

承诺的天空 / 2016 / 布面丙烯 /

180厘米×120厘米

The Promised Sky / 2016 / acrylic on canvas / 180cm×12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eg4ZvvFRKgM9RzPgbsnU9J9y2dW1pRiFUx4Zq2FT.jpg

伊娃·M·帕尔(奥地利)Eva M. Paar(Austria)

旅行者 / 2016 / 布面油画 / 100厘米×120厘米

Voyager / 2016 / oil on canvas / 100cm×12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B7Z6x2UMjb4Hlju7tJEPwQxiGURcv9EyJuWQavfv.jpg

纳比拉·纳比(孟加拉国)

Nabila Nabi(Bangladesh)

庇护所 / 2016 / 综合材料 / 120厘米×96厘米

Shelter / 2016 / wool, rough jute, thread / 120cm×96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CVL7EQ9GXIfBR0zTVPVTcGq9HIRf2n47IW3xexBa.jpg

伊洛娜·库索布(白俄罗斯)

Ilona Kosobuko(Belarus)

记得你 / 2016 / 布面综合 / 120厘米×130厘米

Remember You / 2016 / oil and graphite on canvas / 120cm×13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比利时的玛利亚姆·纳吉德·雅瓦蒂波尔作品名为《乌托邦》,选题是作为当今国际热点的难民问题。来自巴西的桑德拉·利马·厄·席尔瓦作品《我梦,故我在》用色彩构成吸引观众的视线,并与观众一起进行一场视觉游戏。加拿大卡罗尔·布鲁顿的综合材料作品《流转的瓷器》,以抽象绘画点题瓷器在古丝路贸易中的历史地位。克罗地亚纳达以装置作品《游戏·发明·创作》表现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制造。塞浦路斯的乔治亚·亚迈克利兹·萨德布面油画《丝路上的鸢尾花》表现丝路沿线丰富的植物资源,法国娜塔莉·梅尔的油画《莲》也是以丝路上的典型植物入手表达中西文化交融,印度尼西亚卡梅利娅·米塔萨里·哈希布安的具象写实布面油画《丝路记忆》,画面中则同时出现了中国大熊猫等多种丝路沿线的珍稀动物,蒙古国敖特根巴雅尔·达希道尔吉的瓷塑主题理念相同,塑造的对象是蒙古白隼。

qZhEbZnBajPnVNdCLQAmiOd8IgL6vf04H1owDZkz.jpg

玛利亚姆·纳吉德·雅瓦蒂波尔(比利时)

Maryam Najd Javadipour(Belgium)

乌托邦 / 2016 / 布面油画 / 180厘米×120厘米

Utopia / 2016 / oil on canvas / 180cm×12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ahGqCJQQBlaQ9wR9HPCTOMOEdH3ksmnvVLJekDQb.jpg

桑德拉·利马·厄·席尔瓦(巴西)

Sandra Lima e Silva(Brazil)

我梦,故我在 / 2014 / 布面丙烯 /

130厘米×180厘米

I Dream, Therefore I Exist / 2014 / acrylic on canvas / 130cm×18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4jAloRwHY18QJIAcGqFxWei0wAtV7JyMZVZCRR3F.jpg

卡罗尔·布鲁顿(加拿大)Carol Bruton(Canada)

流转的瓷器 / 2015 / 综合材料 /

100厘米×73厘米

Floating Ceramic / 2015 / mixed media / 100cm×73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ZFg7oELbJNG1M0y2KUfBGsfhxxQBddHrP0v4VUbL.jpg

纳达(克罗地亚)Nada(Croatia)

游戏·发明·创作 / 2016 / 多米诺瓷砖,纸板 / 70厘米×70厘米

Play,Invent,Create / 2016 / domino tiles on cardboard / 70cm×7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tY7ilqJ66uMnMWB3JJXeMsBeQV7QFoqkVYrsF0LZ.jpg

乔治亚·亚迈克利兹·萨德(塞浦路斯)

Georgia Michaelides Saad(Cyprus)

丝路上的鸢尾花 / 2016 / 布面油画 /

120厘米×120厘米

Iris Bostrensis, Silk Road / 2016 / oil on canvas / 120cm×12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T6KqiPvI2Fl6tyQ9qUCk4sd7HwrSXvQNXjKAUGRS.jpg

娜塔莉·梅尔(法国)Natalie Miel(France)

莲 / 2016 / 布面油画 / 114厘米×146厘米

Lotus / 2016 / oil on canvas / 114cm×146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L4Fn9q7NgMtAMNBcLzworDy6ef9jeawK9i74Vtfz.jpg

卡梅利娅·米塔萨里·哈希布安(印度尼西亚)

Camelia Mitasari Hasibuan(Indonesia)

丝路记忆 / 2016 / 布面油画 /

135厘米×170厘米

Memory of the Silk Road / 2016 / oil on canvas / 135cm×17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VRz9p445cnucT2HtjVMqiEXfglkPiaeWLMqPuiQ5.jpg

敖特根巴雅尔·达希道尔吉(蒙古国)

Otgonbayar Dashdorj(Mongolia)

蓝色天空中 / 2015 / 雕塑:陶瓷 /

65厘米×40厘米×100厘米

In the Blue Sky / 2015 / sculpture: ceramic / 65cm×40cm×1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丝绸之路从中国一直延伸到地中海地区,在东西方文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希腊斯特拉·弥米寇的纸本丙烯《历史一瞥》是对丝路所连接的民族、国家和文明历史的一次回顾,不同地区的人们在这种交流关系中互利共赢,匈牙利迈泽希·阿兰卡的人物雕塑作品《奋斗之路》属于同类主题,而伊朗法拉赫娜兹·阿扎拉巴迪哈的抽象油画《梦想之路》则为“一带一路”构想增加了一份诗意。巴基斯坦沙尼娅·阿里夫的水彩作品直接命名为《丝绸之路》,丝绸之路为中国、巴基斯坦及地中海国家之间的文化、贸易、科技交流提供了重要途径,至今已有2000年历史,作品生动表现了丝绸之路沿线不同的文化,颇有中国画意趣。

ny3fS4gOW2VQiBO9gOGTPpgl9l9gyNavVkQdSplj.jpg

斯特拉·弥米寇(希腊)Stella Mimikou(Greece)

历史一瞥 / 2016 / 纸本丙烯 /

157厘米×177厘米

A Glimpse of the History / 2016 / acrylic on paper / 157cm×177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L6KIQshyfbGHdRVOERCgKSiOkDKb1nui2DjttQKR.jpg

迈泽希·阿兰卡(匈牙利)Mezosi Aranka(Hungary)

奋斗之路 / 2016 / 雕塑:铜,铝,丙烯 / 100厘米×40厘米×40厘米

Journey of Struggles / 2016 / sculpture: copper, aluminum, acrylic paint / 100cm×40cm×4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BLpCgYDHjF9yWf5Km36AzEXk2n0AZzwAbK7XXvi5.jpg

法拉赫娜兹·阿扎拉巴迪哈(伊朗)

Farahnaz Azarabadihagh(Iran)

梦想之路 / 2016 / 布面综合 /

180厘米×160厘米

Road of Dreams / 2016 / acrylic and batik on canvas / 180cm×16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KJpqBSVDKDmHOLRIvQdWXfv5tPi79uy6bRJkrUnq.jpg

沙尼娅·阿里夫(巴基斯坦)Sanya Arif(Pakistan)

丝绸之路 / 2016 / 纸本水彩 /

120厘米×140厘米

The Silk Road / 2016 / watercolor on paper / 120cm×14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塞浦路斯尼奥菲提杜·凯特丽娜的装置作品通过阴影原理讨论了中国《周髀算经》中的理论与毕达哥拉斯定理之间的相似性,表现丝路沿线国家之间潜在的文化共通。俄罗斯雕塑家塔蒂阿娜·密特拉的作品《丝路舞者》以古典写实加写意的风格,呈现了一位具有象征意义的“舞者”形象。同样是雕塑作品,泰国帕娜攀·育玛尼的《空—真》则从丝路文明交流中的宗教传播(佛教东传)找到灵感。

emsa5O4UZXXtW7WX42pAHz60Ipf1elj3W01SVzNE.jpg

塔蒂阿娜·密特拉(俄罗斯)Tatiana Mitra(Russia)

丝路舞者 / 2016 / 雕塑:石膏,金属网,木 / 100厘米×30厘米×100厘米

Dancer of the Silk Road / 2016 / sculpture: plaster, metal mesh, wood / 100cm×30cm×1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WGbsciSuuO0kIjeOX3t7Wpo6DZosLcI4l0gBq6h3.jpg

帕娜攀·育玛尼(泰国)

Pannaphan Yotmani(Thailand)

空-真 / 2016 / 装置:环氧树脂,自然材料 /

70厘米×200厘米×6厘米

Hollow-Really / 2016 / installation: epoxy resin, natural material / 317 70cm×200cm×6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来自摩纳哥的伊丽莎白·维塞尔虽不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艺术家,但其用丝绸制作的绘画装置《文化的交织》十分切题,画面主体人物的形态样式与中国古老的“伏羲女娲交尾式”图像十分相近,作品中身着红、紫丝衣的两位女性分别象征东方和西方,金色的背景则代表着物质和精神财富,在众多的主题作品中颇为抢眼,罗马尼亚的米雷拉·梅尔·麦克劳斯也是用丝线进行创作,通过叠加材料、缝纫、刺绣来塑造“人物”,作品名为《代代相传》,中国传统刺绣的各种图案纹样在其中得到巧妙借用和再现。新西兰珍妮特·安德鲁斯的水彩画《重走丝路·碧玉》也是颇具丝路意象,在新西兰和中国,碧玉都是一种珍宝,新西兰人还把它称为“普纳姆”,作品中的碧玉吊坠上有一个“雕刻”出来的世界:描绘了古老的丝绸之路,穿越山脉、沙漠、海洋,将贸易、知识、理解与和平带到这个世界,不同的文化都在各自独特的建筑风格中呈现。而在新的丝路时代,这个小小碧玉护身符提醒着人们,友好的丝路文明背景下的关系往来,将继续源源不断为我们带来物质和精神层面的双重财富。

HqO7LElniZSbB3gt7MC19Y4g7ynG12NRL0rvdBCL.jpg

伊丽莎白·维塞尔(摩纳哥)Elizabeth Wessel(Monaco)

文化的交织 / 2016 / 丙烯,丝绸 /

150厘米×200厘米

The Crossing of Cultures / 2016 / acrylic and silk / 150cm×20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d8LfhNO0Wvrr4uglQo8Z7jaQ9XGEOFxlnFXnbPNj.jpg

尼奥菲提杜·凯特丽娜(塞浦路斯)

Neofytidou Katerina(Cyprus)

天高八万里 / 2016 / 装置 /

225厘米×225厘米×150厘米

The Height of Heaven is 80,000 Li / 2016 / installation / 225cm×225cm×150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L9QwhZljPMaSp9bOSzGfhXRC3xFROydJUl7warY1.jpg

米雷拉·梅尔·麦克劳斯(罗马尼亚)

Mirela Maier Miclaus(Romania)

代代相传 / 2016 / 综合材料 /

136厘米×126厘米

Legacy of Generations / 2016 / textile/ 136cm×126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0pow01i9wL43LLmkPa2Bly9hlIGT5RHFkBaAhv10.jpg

​珍妮特·安德鲁斯(新西兰)

Janet Andrews(New Zealand)

重走丝路·绿石 / 2016 / 水彩 /

198厘米×118厘米

Silk Road Revisited- Greenstone / 2016 / watercolor on paper / 198cm×118cm

2017第七届北京双年展作品

Works of the 7th Beijing Biennale, 2017

  结语:

  Conclusion:

  以上只是选取了一部分第七届北京双年展的国内外女性艺术家丝路文明主题的作品为例,但已经能够清晰反映出所涉及国家面、艺术家数量、创作体裁等有关当代丝路文明背景下的国际女性艺术家群像的立体规模,相比于男性艺术家,女性艺术家们的创作视角和切入点完全不同,更加独特而有新意,更加细腻敏锐、柔和感性,当代女性艺术家群体的一次次精彩亮相,让大众对艺术的认知不再局限于男性视角,她们展现了另一个平行又交汇的美丽的艺术世界,是美术界天然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的长期国策,北京双年展作为主题性的、国家级的、举办频率稳定的当代国际绘画与雕塑固定展示平台,对于丝路沿线国家当代女性艺术家群体的比较全面的展现和不间断梳理,对于当代丝路文明这一关键命题的持续关注,也必将是一个长期的重要课题。

陶勤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副秘书长、巡视员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孙玉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